“学生被圈养起来了!”澳洲公校人满为患,临时教室骤增!活动空间没有了!


澳洲的新学期开始了,


就在学生们兴(xin)高(ru)采(si)烈(hui)地去上学的时候,

4个孩子都在The Ponds High School上学的家长 David Fenderson 却担忧不已。

许多原本属于学生们的活动空间

校园里37个可拆卸的临时教室霸占了,

这所学校的学生人数更是达到了1928人。

而这样的情况正在新州校园里上演着,引发了家长们的严重不满,“当局缺乏前瞻性的规划。

01


新州众多公校

人满为患



据《The Saturday Telegraph》报道,新州2020年有5375个临时教室。


在该州2179所学校中,
有958所学校至少有一个临时教室
悉尼西北地区受影响最严重!


据新州教育教育部数据显示,

Riverstone地区,可拆卸教室总数从261个(2019年)增加到2020年的282个

附近的Riverbank Public School临时教室从39个(2019)增加到了如今的42个。

为了容纳多达1500名教室,Picton High School正在翻新,有固定的教室,但也有68个可拆卸的教室。

Alexandria Park Community School 临时教室多达55个;

Carlingford West Public School 临时教室多达51个;

Girraween Public School (44) 的学校人数也很高。

2019年至2020年,以下几所学校的学生人数也在快速增长,也不得不再次增加临时教室。

Castle Hill High School (从 31增加到39个) 

Fairvale High School (从22增加到26) 

Chatswood Public School (从22增加到26) 

02


活动空间被压缩

引来不满



Londonderry MP、 NSW Labor 教育发言人Prue Car说:“在悉尼西北部地区,没有足够的永久性教室来容纳大量的移民学生。”

“学校拥挤不堪,可拆卸的建筑占用了宝贵的操场空间。”

“这对悉尼大部分地区来说无疑是个大问题,尤其是在悉尼的边缘地区问题更加严重。”

Car女士说,政府很清楚有大批人正在涌入该地区。

“一些学校的停车场满是可拆卸的双层建筑。”

Greens教育发言人David Shoebridge表示:“Rose Bay Secondary College中的最后一块开放空间被可拆卸建筑吞没了。”

“可拆卸教室在短期内有助于应对学生入学人数的意外激增。但在新州,它被用来掩盖投资不足和缺乏规划的问题。”


学生家长David Fenderson说:“小时候,我们在校园里有足够的活动空间玩耍,如今孩子们似乎被固定在了教室里,再也没有了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和体验了。”
“这严重损害了他们的身心健康。”
Fenderson先生,其他家长和教育倡导者呼吁全州重新考虑可拆卸的政策,以确保有足够的空间让孩子们玩耍。

03


部门官员的表达

引不满



一位高级教育人士表示,可拆卸建筑是教育系统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在像Ponds这样的地区,政府可能认为,虽然正在建设大量新房,并吸引了众多年轻家庭,导致学校注册人数激增,但未来15 年内的注册人数会下降。”

“在新州的其他地区,公共教育入学人数激增是导致可拆卸教室增加的主要原因。”

这引发了众多网友不满,狠批新州当局不作为。

一位网友说:“新州政府规划缺少前瞻性,在建设大量高层公寓的同时,却没有足够的教育配套设施,才出现这种问题。

另一位网友表示赞同,并补充道:“新州当局就是钻在钱眼里,只想怎么圈钱,却不想出钱。把孩子们圈在这样狭小的校园里,真的是太残忍了。”

还有人指出:“大量出生私校的官员们才不管公校面临的真实状况,只想给私校们资助建豪华设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