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托儿费用太贵,超9万名父母辞职带娃!专家为当局算了1笔账:补贴$50亿,回报110亿!

由于托儿费用的成本不断增加,澳洲许多妈妈们发现自己上班挣钱还不如在家自己带孩子更经济。

专家表示,高昂的托儿费用是阻碍女性从事更多有偿工作的最大阻碍。

不少组织游说联邦政府,为澳洲家庭提供更为便宜的托儿费用。

01

高昂的育儿成本

致使超9万名澳洲父母

无工作



据了解,去年,

由于育儿成本过高,

超9万名澳大利亚父母没参加工作,

其中包括2.1名维州人。


澳大利亚的兼职工作比例高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排名第四

由于育儿成本的原因,减少工作时间的妈妈们要多于爸爸。

根据生产力委员会的一项最新数据显示:
由于相关育儿成本过高
导致不工作的父母人数急剧上升了21.7%。
维州是少数几个逆行而行的州之一,去年因为育儿成本过高而不参加工作的成年人人数从2019年的2.39万人降至2.06万人
即便如此,去年,仍有29%的维州父母仍然没有使用托儿服务,原因仍是成本问题。

02

费用过高

对孩子产生不利影响


据了解,在全澳范围内,2020年托儿所中心50小时看护成本为523澳元

较2019年上涨了20澳元,涨幅为3.95%。

其中,维州的育儿涨幅达3.21%(上涨17澳元),升至每周546澳元,

仅次于首都领地的每周595澳元。

导致维多利亚5岁及以下儿童在托儿中心的比例为43.6%,

略低于全澳平均水平45.1%。

联邦政府的模型则显示,

从2020年到2024年,

托儿费预计将上涨16%。

The Parenthood的执行董事Georgie Dent表示,澳大利亚的育儿成本在经合组织(OECD)中排名第四而其税收制度对家庭中的中等收入者(通常是女性)不利。

这导致更多的孩子错过了早期学习,使他们在上学时落后于同龄人的风险更大。

她说,这种不平等的开端可能会对学习产生终生的影响。

03

呼吁降低成本


联邦反对党儿童早期教育发言人Amanda Rishworth说,

维州父母“知道育儿成本已经失控”。

“这一数据证实,育儿成本使澳大利亚父母无法全职工作。”

工党已经将儿童保育作为联邦选举议题,

承诺取消高收入家庭的年度补贴上限,

并将年收入不超过8万美元家庭的最高补贴率提高至90%。

由矿业巨头Andrew Forrest和他的妻子Nicola建立的Minderoo Foundation呼吁当局应在支付托儿费用方面提供更多帮助。

由前南澳州长Jay Weatherill领导的该基金会发起了的“Thrive by Five”运动,望将目前为生活困境家庭提供的85%的补贴提高到95%取消每年工作时间的上限,并简化补贴方式。

Grattan Institute的研究显示,

这一举措将花费50亿澳元,但将会带来110亿澳元的回报,

对普通职业妈妈来说,终身收入将提高15万澳元

Thrive by Five运动还希望普及两年的高质量学前教育。

Weatherill说:“每个女性都权对自己的职业和家庭生活做出选择,而不会因为早期托儿成本等限制她的选择。”

(内容来源SMH,部分图片及内容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