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这么强悍,为什么澳洲人还是不愿生孩子?


一个新移民的二胎故事


曼迪说,如果她仍在上海生活,二胎是绝对不会考虑的事情。“单是为大宝准备学区房就让我心力交瘁,更遑论二胎,”她说。


五年前,曼迪一家三口来到阿德莱德,5岁多的大宝入读了一所排名靠前的公立小学。


2018年年底,曼迪一家成为澳洲永久居民,很快就有了二宝。


从产检到生产,曼迪选择了公立医院,除了自费做DNA检测外,因为持有Medicare卡全程免费,并且从医生到护士,都让曼迪感受到细致妥帖的关怀和照顾。


二宝出生后,医院给了曼迪一张清单,列举了跟新生儿相关的各种福利。曼迪在生二宝之前没有工作,于是她领取了新生儿补助(Newborn Supplement),共1100多澳元。


曼迪的丈夫有一份全职工作,由于照顾新生儿休了两周的无薪假,领取了1500多澳元的补贴(Dad and Partner Pay)。


曼迪的家庭税收福利(Family Tax Benefit),即俗称的牛奶金,因为多了一个孩子从过去的每两周400多澳元增加到650澳元。


 图源:网络


二宝出生后不久,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澳洲政府豁免了许多福利项目的新移民等待期和资产测试,曼迪顺利申请到每两周500多澳元的育儿金( Parenting  Payment)。


今年2月份二宝一周岁后,曼迪准备找工作,并同时在TAFE报读了社区服务(Community service)课程。


于是,二宝就近入读了一所幼儿园,一周三天,一天托费105澳元。曼迪申请到的托儿补助(Childcare Subsidy)可报销每两周100个小时、85%的费用。


曼迪对澳洲政府提供的育儿福利感到满意。不过,她暂时没有生三胎的打算,倒不是因为经济压力,主要是照顾两个孩子已让她精力不济,并且她希望能尽快重返职场。


高福利“催生”无效


读完曼迪的故事,您会否觉得有如此全方位的育儿福利做保障,澳洲完全不用为生育率发愁。


但事实并非如此。


众所周知,一对夫妇至少要生育两个孩子,才能保证子女一代的人口数量和父母一代的人口数量持平,因此,理想的生育率至少要高于2.0。


图源:ABS


然而,从2009年开始,澳洲的生育率就从1.97持续下滑,到2019年达到了1.66的历史最低点,即平均每名女性仅生育1.66个婴儿。


并且,因为新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生育率预计还将继续下跌。


澳洲的家庭规模也在不断缩小。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澳洲的家庭规模从1961的每户平均3.6个人缩减至2016年的每户平均2.6个人。


数据显示,在澳洲607万户家庭中,丁克家庭数量占比高达37.8%。


图源:Australian Institute of Family Studies


全方位的育儿福利并未达到“催生”的效果,为什么?


为何越发达,越不生


下表是世界银行统计的2019年生育率数据,我们可以观察到发达经济体(High income)的生育率要比不发达经济体(Low income)低的多,并且收入越高生育率反而越低。为什么?


 图源:The World Bank


假设Lucy和Mike是生活在非洲中部某国的一对夫妇,他们有三个孩子,16岁的大儿子早就在当地的一家工厂打工,为家庭赚取收入。


对于他们来讲,没有经济动机给孩子提供正式的教育去学习识字、计算和其他诸如此类的技能,因为多数工作不需要识字。


并且,在这个社会保障很不健全的国家,“养儿防老”的观念依旧盛行,夫妻二人需要尽可能多的孩子来为老年的自己提供经济帮助。因此,孩子是性价比很高的生产资料,自然越多越好。


再假设 Lucy和Mike是生活在某发达国家的中产夫妇,他们已生育一个孩子。


在这个国家,脑力劳动是主体,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才能获得更大的回报。


为此,孩子从免费公立学校转到昂贵的私立学校,教育成本急剧上升,并且占家庭支出的比例越来越大,而这种投入至少需要持续到义务教育结束孩子找到工作为止。


如果再算上房产的投入,即便夫妻二人都有全职工作和政府补贴,依旧面临不小的压力。


同时,受过高等教育的Lucy拥有一份高薪工作,如果再生育一个孩子,她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可能因此失去工作或减少工作时间,这意味着巨大的机会成本。


并且,夫妻二人生活的国度,社会保障和保险业发达,即便没有下一代,他们也可以过上有保障的老年生活。因此,对于他们来讲,孩子是一笔巨大的投资。


 图源:网络


生活越好越不愿意生孩子被看作是全球“通病”,其实病因很简单,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在发达国家,生育孩子的成本远超收益,生的越多,“亏损”越大。


《2016年澳洲抚养儿童成本报告》显示,以抚养两名小孩从出生至离家自力更生为标准,澳洲中等收入家庭的平均花费为81.2万澳元(约380万人民币)。


在中国一线城市,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就高达200余万元人民币。而巨大的时间成本更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人都是理性的动物,尤其是在现今市场经济作为配置资源的主要手段,人更趋向于经过自己的得失衡量做出选择,生育率的下降就是人主动的选择。


澳洲人口问题严重吗?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澳洲的出生率就已经跌破了2.0,那么,澳洲的人口问题严重吗?


的确,澳洲面临着老龄化加速的挑战。澳洲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例从2002年的13%激增至2019年的16%。


通常来讲,解决老龄化问题的途径,一是保持较高的生育率,拥有足够多的劳动人口;一是培养高素质人才,创作足够多的财富来满足大规模的养老需求。


数据显示,虽然澳洲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但同时澳洲的人均GDP高达5.5万美元(2019年)。因此,相较于未富先老的中国,澳洲老龄化问题的严重性相对没那么迫切。


图源:ABS


而澳洲的独特之处还在于,澳洲的人口并不可以无限扩大和容纳。虽然澳洲的国土面积仅略小于中国,但中心大片的荒漠并不适合人类居住,再加上澳洲水资源匮乏,势必造成澳洲接纳人口的限制。


因此,相对于提高生育率,移民成为澳洲确保人口增速的主要动力,由此可以看出澳洲解决人口问题的思路,即通过引进移民,既提高了适龄劳动力的数量,也提高了人口素质,并且,澳洲移民的平均年龄比本国人口平均年龄低,育龄人口增加也将提高出生率。


同时,通过限制移民的数量,确保将澳洲人口的增长控制在可以容纳的范围内。


一句话总结,移民对于解决澳洲人口问题至关重要。


结语


即便高福利并非提高生育率的有效手段,但澳洲政府仍在增加对于家庭福利的投入。


根据澳洲新财年预算案,托儿补贴的上限将被取消,对于有一个以上在幼儿园的孩子的家庭,托儿补贴将最高增加到日托费的95%。


此外,政府还将投入17亿澳元,鼓励从事兼职工作的父母增加工作时间。


研究表明,对于提高生育率来讲,专门支持在职母亲的政策可能比直接补贴更有效。


参考来源:

https://thenewdaily.com.au/finance/finance-news/2020/12/09/australia-fertility-rate-record-low/

https://www.smh.com.au/politics/federal/baby-it-s-gone-fertility-crashes-to-record-low-20201209-p56lzb.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