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无数遍的悉尼CBD,从来没发现这些秘密!唐人街门口藏黄金!悉尼港的架子会唱歌!


大家每天走在悉尼的CBD,一定常常会看到这个城市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艺术装置,或者看起来很有年头的雕塑,有的躲在角落,有的就在马路正中间!你有没有想过:

行色匆匆的悉尼CBD
为何会出现这些东西
它们都是什么
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他们想告诉悉尼人什么……



今天小悉帅就带大家去好好看一看CBD那些不同寻常的“摆设”!当你读完这一篇,再看它们合影时,或许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我们先从大家最熟悉的Martin Place开始吧!


PASSAGE

悉尼人的恋旧


澳洲虽然是一个历史不悠久的国家,但是澳洲人对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却是十分用心呵护。城市在发展,很多古旧的建筑不得不被新建筑替代,悉尼人就想办法用艺术留住历史的气息。

马丁广场东边这三个大水缸
就别有用意



马丁广场的建设,推倒了一大片1840年代的建筑。但是悉尼人对这些乔治亚风格的老房子心有不舍,于是,就在悉尼博物馆等等一系列建筑中,都融入了乔治亚建筑风格。而马丁广场东边的三个水缸,则复刻了乔治亚风格建筑中最经典的洗手间造型。

这三个流淌着水和雾的水盆
就像古今之间的通道
放佛能带你回到200多年前的民居后院



TIED TO TIDE

悉尼港的旋律

这个位于Pyrmont的Pirrama Park的雕塑,是一个动态雕塑。随着悉尼港潮汐带来的海浪变化,这个雕塑也会呈现不同的形态。

一根根红色的分支
像是灵动的手指
在空中弹奏



这个雕塑,把悉尼港的风、浪和潮汐的来去匆匆,都非常生动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把不可捉摸的大自然,变成了一支优美的舞蹈,一曲动人的旋律。



CLOUD NATION

悉尼人的故事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在Green Square图书馆的上空,有一架巨大的老式飞机。但和其他的飞机模型不同,这架飞机的机身上,有一个精致的微型世界!



Cloud nation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艺术品。在这机身之上,艺术家虚构了一个关于移民和航空的故事。上面记录了不同坐飞机来到这个国家的移民,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故事而来,他们组成了这个国家。

仔细看飞机上的小世界
或许也能找到你自己的影子


Golden Water Mouth
悉尼的发财树


你每次去唐人街的时候,一定见过这棵神树,它就在Hay St和 Sussex St的交叉口,唐人街的入口。千万别以为这是一棵已经死掉的枯树,这可是保护唐人街世世代代繁荣的风水宝树。

中国风水相信流水象征财源滚滚,所以,专门在这里安放了这棵“金口树”。树干是澳洲最传统的桉树树干,但是用23克拉的金箔浇筑在树枝处,象征着从树干中流出的都是金银财宝,为澳洲华人带来财富和好运。


把这棵树放在唐人街的主入口,才真正让唐人街财源滚进了!据说,自从1999年10月有了这棵树,唐人街的生意人气真的就旺了!

所以,如果你想求财
一定要去拜拜这棵发财树了!


In Between Two Worlds
悉尼的运气


如果你走进唐人街的Kimber Lane,一定会被这里满眼的蓝色祥云吸引。这可不是随便画的涂鸦,这是华人艺术家Jason Wing非常珍贵的城市艺术作品。

他结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和澳洲原住民文化中象征祝福和幸运的图腾,创造出了一个半人半仙的精灵形象。这些小精灵会在夜晚发出蓝色的幽光,为澳洲的华人们守护幸运和安详。

小精灵们手里捧着的正是“运气”





Watling Trees
悉尼人的悔恨


如果你从Kent St走到George St,就会看到这里一排磨砂钢板墙,钢板上刻着6棵倾斜的树木,第一棵树整个颠倒了过来。这就是著名的Watling Trees。


这些树的原型来自1700s殖民时期著名植物学家Thomas Watling绘制的六棵树,从此成为澳洲的icon之一被流传下来。然而,这些珍贵的原始树木早就从悉尼现代化的城市中消失,艺术家Caroline Rothwell为了让CBD的现在与过去隔空对话,就把Watling当年绘制的树木图片用镭射技术雕刻在了钢板上,留在了这片原属于它们的土地上。



Queen Victoria
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女王


在CBD地标性的QVB商场门口的这尊铜像,当然就是维多利亚女王了。这尊重达3吨的铜像,有3米高。但是,这尊大家都以为尊贵无比的女王雕像,其实历经坎坷,有着一段难以启齿的往事。

大家可以发现,这尊女王雕像神情严而不威,女王头戴一顶简易的皇冠,坐在一把简单的椅子上,没有珠光宝气,也没有奢华的女王宝座。从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这尊雕塑并不打算把女王塑造成一个多么高高在上的形象。

这尊雕像是在维多利亚女王去世之后才开始铸造的,因为女王在世的时候,一直想在爱尔兰都柏林摆设一尊让平民敬畏的雕像,但都柏林官方迟迟不愿动工,直到女王去世时,在一种悲痛缅怀的群情之下,才终于决定建一尊女王像,但也仅仅是“爱尔兰人民的女王”,而不是大英帝国的女王,所以,一切以亲民从简为原则。


爱尔兰和英格兰的那些国恨家仇大家也一定有所耳闻,在雕像建成14年后,爱尔兰人对维多利亚女王的尊敬早就寥寥无几,爱尔兰人把对英国的仇恨也加注在这雕像上。从那之后,这尊雕像就被废弃在了垃圾场里……

1980年代,澳洲政府决定将废弃多年的QVB重新整修,变成一座商场。但是需要在入口处摆放一座镇场子的女王雕塑。于是当时项目负责人Neil Glasser专门跑到英国去找合适的雕像。最终,有人告诉他,爱尔兰有这样一座女王像,不过已经生锈了,需要修复一下。

就这样,这尊被废弃多年的女王像,被捡回了悉尼,然后修复处理好了以后,就一直在QVB门前坐镇。维多利亚女王要是知道这些,估计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和女王雕塑一起留在QVB门前的,还有她最爱的宠物Islay。相比于“女王”的悲惨遭遇,这只小狗狗的待遇要好很多。


Islay所在的位置其实是QVB停车场的通风口,但经过设计师巧妙的设计,这里变成了一个温暖的小角落。Islay现在不是为了守护女王而存在,而只是为了盲童慈善机构站在这里,这里每天会循环播放关于爱和奉献的小故事,加上Islay可爱的恳求姿态,是希望大家能够多关注盲童的成长和未来。



DUAL NATURE

悉尼港的合奏


这个位于Woolloomooloo Bay的一组雕塑,也充满了巧思。这组雕塑分为陆地部分和海中两个部分。这些充满了工业感的锥形物体,看起来又那么像一个个海螺,而不锈钢的起重机,看起来又那么像飘摇的海草。

艺术家用它们,把工业结构和海洋生物融为一体,
也隐喻了悉尼的发展史



但最有意思的是,这些雕塑不仅可以看,还可以听。锥形雕塑充当了一个混响室,当潮汐变化时,会促动装置中的太阳能音响,播放出一段免费的音乐。通过海水的混响,产生一种神奇的音效。




HALO



在Chippendale中央公园的广场中心,有这样一个不太起眼的家伙:像一个高高耸立的银色桅杆,但却被黄色的环绕着。

仔细想想
是不是很像一圈光环


这是作者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制作的光环,看起来质地轻盈,就像一束光。但是当风起时,这些光环却会随风旋转、滚动,变成梦幻的光晕。



HIGH WATER

悉尼人从这里读懂自然


如果你在Green Square见过这块大屏幕,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LED屏。

这是你和大自然之间的同声传译!
是不是很奇妙!

这块大屏幕上的图案,其实是对此时此刻大自然的温度、湿度、降水量、潮汐等等逐句的形象呈现。这块大屏幕的系统能够实时接收气象局和观测点关于悉尼天气的网络数据,然后用色块呈现出来。


这些不断变化的色块
就代表了我们周围的阴晴风雨



BEN CHIFLEY

悉尼人的敬意

假如我不能,我一定要;假如我一定要,我就一定能。悉尼的Chifley广场就是为了纪念前总理Ben Chifley,而这座巨大的雕塑,就是卡通版的他。一手拿着烟斗,一手插在口袋,是这位前总理的经典姿势。


他让澳洲的工人拥有了自己声音
如此特别的一尊雕塑
可见悉尼人对他多么喜爱



Circle in the Round
悉尼人的爵士梦


这个位于Temperance Lane的圆形霓虹灯可不是什么酒吧的招牌,这是悉尼人为了纪念伟大的爵士乐手Miles Davis的艺术装置。灵感来自Davis最畅销的专辑“Circle in the Round”。

每到夜晚,这个圆圈就和音乐一起律动,在城市的一隅,像这位给无数人带来能量和快乐的爵士教父致敬,这也是悉尼人对音乐的敬畏。



Youngsters


这两个穿着帽衫的现代小孩出现在西装革履的CBD非常的突兀,但是如果你不经意间瞥见他们,又会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他们可能就是你。

他们是生活在这个城市边缘的孩子。澳大利亚爆发的矿业吸引来了无数淘金的移民。在后淘金时代,这些移民二代孩子就成了这个城市里特殊的族群。他们是澳洲人,但却又飘忽游离,他们坚强但又脆弱。


这两个远看调皮快乐,细看却一脸忧郁的孩子,象征了一大群后淘金时代的孩子。



Forgotten Songs


当你站在Angle PI巷子口,就会被头顶密密麻麻的鸟笼给震撼了!这是悉尼最著名的一处永久性城市艺术:

遗忘的旋律


这里挂着上百个各式各样的鸟笼,却全部是空的。因为,那些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小精灵们,早已连同它们动人的声音一起消失了——这是城市崛起的代价!艺术家们从深山野外努力找出了50种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鸟儿,录下了50种动人的鸟叫声,在这里播放。


如果你想念这些逝去的鸟儿,就低头看看地上,它们的名字都刻在这里……


小悉帅每天第一时间跟大家分享悉尼最新的大事小事,记得关注悉尼生活资讯,接下来那些吃喝玩乐奇闻趣事跑不了的!

长按这个二维码
悉尼新闻抢先知道!


Dobell Memorial Sculpture


这个位于Pitt St上高达19.5米雕塑早在1976年就被摆在悉尼街头了。当时是艺术家用来抗议城市建设对环境的大肆破坏。当你站在这个神奇的雕塑下,就会发现自己和蓝天白云融为一体。艺术家通过各种角度的反射,把人、建筑和自然环境融合在一个平面中,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人类社会和自然应该是唇齿相依和谐共处,而不是此消彼长的对立关系。



Day in, Day out


这个位于1 Bligh St写字楼的彩色铝制雕塑,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儿童乐园,但仔细说来,大家才会知道艺术家的良苦用心。

艺术家特意用红黄橙和褐色,是为了让这个这附近全部都是灰色的写字楼有一抹亮色,让这个城市不那么沉闷。而这个不规则的形状实际上是一个三位网络,只有配合光影,你才会发现其中的玄妙。因为,如果你从写字楼的里面往外看,就会发现其实这个雕塑让阳光更加柔和,情不自禁地就会让人放松很多。



Windlines:
The Scout Compass of Discovery


这个装置位于Circular Quay的33 Alfred Street, 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日晷,其实这是一个随风而动的罗盘。这是为了纪念澳新童子军100周年而建造的。罗盘的盘面是一张悉尼地图和一些对侦察兵来说非常重要的地点。

这个风向盘一方面纪念那些在战争中出生入死的童子军,一方面上面有很多谚语,是为了告诉现在的孩子,关于冒险的哲学:尽力而为,未雨绸缪等等……



VIVA VOCE



在皇家植物园的旁边,The Domain公园里,可以看到有一把红色的小梯子非常显眼。但是走进了就会发现,它是一个被固定在草地上的雕塑。而在红色梯子的旁边,是五个白色大理石雕刻成的码头箱子。

它们一起组成了VIVA VOCE
代表了这个城市里平民的声音


澳洲是一个追求言论自由的国家,但澳洲并不是一个生来就自由的国家。如今的自由,都是先驱们用智慧和生命争取来的。这把梯子就是为了纪念澳洲一位为自由而战的演说家Charlie King,和马丁路德金一样(Martin Luther King),他们都姓King(有国王之意),但一辈子都在为平民呐喊。Charlie就经常在悉尼的公园,站在这样的梯子上,为大家传播民主的理想。



SHADES OF GREEN



这个雕塑在Prince Alfred Park游泳池的旁边,这其实是六根大烟囱,但是却被涂上了各种绿色。如果你不仔细去琢磨这个雕塑的用意,可能就会误以为这是一个装饰品。但仔细想象,就能感受到艺术家心里的矛盾。

烟囱代表工业化,谁都无法阻止人类工业化的脚步,但是作为一个热爱自然的人类,又不忍心看着绿色的森林的草场慢慢被吞噬,所以才有了这样“绿意盎然”的烟囱,来自欺欺人。



II Porcellino


这是意大利友谊城市送给悉尼的一尊雕塑,意大利名字叫“幸运小猪”,在麦考瑞大街的悉尼医院门口。这和佛罗伦萨广场的那只小猪是一家人。在佛罗伦萨有一个传说,只要你把硬币从小猪张开的嘴巴里扔进去,然后再滑落在水池里,就表示会有好运发生,如果你在离开时擦擦小猪的鼻子,就会得到佛罗伦萨的祝福。

这就是为了猪鼻子这么光亮的原因!



Shakespeare Memorial


在新州图书馆外面十字路口中央的这座雕塑,原来是为了纪念莎士比亚!最中间的是大文豪莎士比亚,下面围绕着他的,当然就是他笔下著名的人物!分别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奥赛罗,波西亚和法斯塔夫!

莎士比亚面对州立图书馆而战,用心良苦!看了这么多遍,今天第一次知道这个秘密!服气!


SPANISH QUARTER STEPS



在《罗马假日》里有个著名的西班牙台阶,其实在悉尼的Chinatown附近,也有一个西班牙台阶。就在Sussex St和Douglass之间的狭窄小巷里。

不仅因为这个台阶的用料和西班牙,也因为在Chinatown的旁边,其实藏着一个西班牙区。



TO SAIL, TO STOP


假如我不能,我一定要;假如我一定要,我就一定能。如果你经常在CBD来来往往,一定见过George St上这个大的青铜锚。这个被设计成帆船形状的锚,其实代表了澳洲被英国舰队发现这个创造历史的时刻。



Memory Creation Without End


在环形码头的通往悉尼歌剧院的草坪上,有一堆散落一地的乱壁残垣。这可不是什么建筑垃圾,光从这些石块上泛黑的印记,你大概就能猜到这些石块有些历史了。

这是被拆除的Pyrmont大桥的一些遗留石材。为了建设环形码头和悉尼海底隧道,Pyrmont大桥被迫拆除,其中一部分石材用于填充环形码头,剩下的这部分就留在了原地,变成了一片遗址公园。


这些象征悉尼过去的石刻雕花代表了人们对那个年代的记忆,而它就留在悉尼海底隧道的上面,成为一个公园,艺术家用这种方式让过去和现在紧紧相连。

城市要发展
悉尼人依然要恋旧




Folly for Mrs Macquarie


悉尼皇家植物园这个美丽的大鸟笼大家一定都见过,很多人都喜欢和它合影。但它的故事,大多数人却并不知道。

要说这个鸟笼,先要说说在悉尼到处刷存在感的麦考瑞。1810年,麦考瑞大人带着妻子一起来到悉尼,开始了长达11年的麦考瑞殖民统治时期。在这段时间里,这对夫妻确实用心地改造悉尼这片土地。很多公园和地标建筑都是在这段时间建立起来的。

但也是从那时起,悉尼失去了它自己。

麦考瑞夫妇对悉尼所有的改造,只是希望把这座城市变成自己的故乡,所以一切的园林、海港、街巷,都按照当时的英国还原。而那些属于澳洲这边土地的一草一木都被无情地摈弃。

所以,这座鸟笼所有的细节,都是被麦考瑞夫妇所伤害的原始植物的象征。这座亭子就像麦考瑞夫妇的无字碑,功过留与后人评。




The Distance of Your Heart
悉尼人的心结


不知道你有没有在悉尼CBD偶遇过这些铜鸟。在CBDBridge St、Grosvenor St以及经过翻新的Kent St地下通道,散落着60多只精美的手工青铜鸟雕塑。静静伫立,栩栩如生!


这些小鸟又象征着什么呢?

如果没有语言
你将如何表达孤独
也许就以鸟的形式
静静看着这个城市


因为澳洲是个移民国家,来自全世界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为了各自的梦想来到这里。可是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孤独的。

不论飞的多高
站的多挺拔
都遮不住内心的孤独
他们始终有一个朝着家乡的方向
这就是澳洲的大多数移民的现状


艺术家Tracey Emin希望大家在城市里找到这些象征爱和想念的小鸟,拍照发给那些让你不孤独的人,说出你想对他(她)说的话。

忽然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LAMP FOR MARY

悉尼人的忏悔


在Surry Hills最著名的Bourke St附近,有一个Mary Place,而这里,有一盏路灯非常特别。

它为了一个死去的女子而点亮


悉尼有自己非常黑暗的历史,其中最不堪的就是性暴力犯罪。尤其是在LGBT人群比较密集的Surry Hills,曾经发生过很多不忍回首的案件。

1996年,一位名叫Mary的年轻女子就在这条巷子里,被强奸虐待致死,遭受了非常残忍的暴行。但是,当时有路人经过听到她的尖叫和求救,却恐惧地离开,没有报警,导致无助的Mary被活活虐杀。这个案子让悉尼人心中非常沉痛。

为了打击暴力犯罪,保护弱势群体,为了呼吁这个社会不再麻木和懦弱,艺术家在这里设置了一盏散发着粉红色光芒的路灯,纪念Mary,也提醒大家,不能让更多人成为暴力的受害者。





从这些雕塑和街头艺术装置,大家可能发现了,不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悉尼对这个城市里的人、环境和虽然不漫长但也够丰富的历史,有着无限的眷恋和热爱。

这是一座不忘初心的城市

时代在更迭,但那些“过去”没有因此消失,而是用各种方式优雅地存在,那些“代价”也没有被遗忘,那些消失的生物,那些受伤的人,在角角落落警醒着现代人要懂得珍惜

悉尼城里的雕塑
就是悉尼人的大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