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中国制造玩具被换标签,秒变澳洲本土货!销量暴涨!澳洲华男:我是被陷害的

据报道,标有“澳大利亚制造”标签的毛绒澳大利亚考拉和袋鼠玩具实际上是在中国制造的,其实这些玩具在运到悉尼后标签就被调换了。


News.com.au独家披露,一家大型的所谓“澳大利亚玩具制造商”的生产地实际是在上海附近,然后以集装箱的方式进口。
 
在悉尼西南部的一个秘密仓库,“中国手工制作”的标签被移除,取而代之的是标志性的绿色和金色的澳大利亚制造标签。
 
四年前在仓库内拍摄的独家视频显示,一名工人在交换标签,进口玩具的箱子一直堆到天花板。
 
News.com.au的一项特别调查跟踪了今年1月22日装在中国货船“YM Wealth”上的一个集装箱里的考拉和袋鼠玩具。
 
Port Botany消息人士证实,该集装箱于1月1日从中国上海经中国台湾和墨尔本驶往悉尼。News.com.au拍摄到该集装箱在制造商位于悉尼西南部的仓库卸下。
 
玩具仓库的一名前员工告诉News.com.au,她贴在玩具上的澳大利亚制造标签也是假的,是在中国制造的,和中国玩具一起进口。


这个著名的商标是一个典型的黄色袋鼠,背景是绿色的三角形标签,仅出现在本地制造的商品上。
 
News.com.au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在澳大利亚国庆日的4天前,这名经营玩具生意的华裔澳大利亚男子和他的员工打开了一集装箱货物。
 
这些都是同样的盒子,盒子上的公司名称是“Autong”,而且盒子的一边写着“中国制造”。
 
进口中国玩具的公司是在澳大利亚注册的,一名曾在该仓库工作的员工表示,在此之前,贴着“中国制造”标签的中国制造玩具销量并不好。当该公司开始销售带有本土生产标签的玩具时,销售额“飙升”。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位于悉尼西南部的这家公司每两周就会收到一个集装箱,里面装满了数千件中国制造的玩具。


这家公司叫business Oz Natives也被称为Autong Trading Pty Ltd,老板用两个名字在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ustralian Securities & Investment Commission)注册。
 
54岁的Wei Qing Zhang (张维庆) “William”出生于上海,是这两家公司的唯一董事,并雇佣了两到三个亲戚为他工作。
 
1月22日,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将这些装在集装箱里的“中国制造”产品运到了Lansvale的仓库。

 


News.com.au获透露,该集装箱属于惠州太平洋集装箱有限公司,于1月20日晚些时候抵达Port Botany集装箱码头。
 
1月21卸船,翌日从码头出港。
 
午餐时间,它到达了Autong的仓库,很快被Wei Qing Zhang (张维庆)和他的员工卸了下来。
 
大约一半的货物是成箱的Ugg靴子,Oz当地人将其作为中国制造的鞋类进行销售,并没有注册为澳大利亚制造的品牌。


Autong公司的一名前员工表示,她处理过的箱子的用代码区分:K6J是一件夹克衫玩具考拉的代码,K4.5R是带澳大利亚国旗饰带的考拉玩具的代码,K10C5R是不同大小的装有饰带考拉玩具的代码。
 
同一天,一辆当地人的货车被拍到运送一个印有“AKL6B 60个”的盒子,这是60只“澳大利亚”考拉和玩具迷你飞镖的标志。
 
Autong公司的一名前雇员拍下了仓库内的秘密视频,News.com.au有监控录像显示这家人在卸货。

 


News.com.au了解到,Wei Qing Zhang (张维庆)最初向澳洲各地的商店出售中国制造的袋鼠和考拉。之后,Wei Qing Zhang (张维庆)于1997年以Autong Trading的名义创办了这家公司,并于2000年注册了Oz Natives。
 
2006年左右,他重新设计了动物玩具,并开始在上面贴上澳大利亚制造的标签,销量飙升。
 
根据其官方网站,95%的澳大利亚人和70%到澳大利亚旅游的中国游客都能认出这个澳大利亚制造的品牌。


作为澳大利亚最受信赖的标志之一,“澳大利亚制造”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广泛的影响力。
 
据信,在中国制造这些毛绒玩具的成本还不到当地人向澳大利亚商店出售这些玩具批发价的一半。
 
上周,可以看到一名员工正在把印着“Autong”和“中国制造”的箱子卸下来,并简单地拿着与2006年重新设计的一模一样的毛绒袋鼠玩具。


根据澳大利亚制定的标准,澳大利亚“必须是商品的每个重要成分或重要成分的原产国”。
 
要使用该标志,“所有或几乎所有涉及产品生产或制造的过程必须发生在澳大利亚”。
 
Autong玩具是在澳大利亚设计的,但全部是中国制造的,并且“中国制造”的标签被写在玩具到货时的标签上,然后被移出仓库。


这名Autong公司的前雇员告诉News.com.au,2015年,一名澳大利亚官员访问过Autong公司,Wei Qing Zhang (张维庆)叫来了一个朋友,拿着他们放在公司的两台缝纫机拍照。
 
这位前员工透露,工厂里没有任何生产过程,那些缝纫机和一个缝好但没有填充的考拉玩具放在一起“只是为了展示”。
 
她说,当她第一次在那里工作时,玩具上有一个织物标签,上面写着“中国手工制作”,她需要去掉这个标签。

 


随着业务的增长,从中国运来的玩具将缝上“澳大利亚制造”的标签,尽管硬纸板上的中国标签仍被粘在上面,但产品上的“中国制造”标签必须被“澳大利亚制造”的三角标签取代。
 
2014年初,就在一个集装箱从中国运来之前,一名海关官员访问了这家工厂。
 
这位前雇员告诉News.com.au,她的一位老板告诉海关人员,一袋“澳大利亚制造”的标签误送到了集装箱里。


该官员对进口货物是否以据称是澳大利亚的名义出售没有管辖权,也没有兴趣。
 
这名员工表示,海关检查结束后,Wei Qing Zhang (张维庆)感到“害怕”,于是将600箱考拉和袋鼠运出了工厂,存放在悉尼郊区Merrylands的一个家庭地址。
 
她说,为Wei Qing Zhang (张维庆)工作是她作为一个单身母亲的第一份工作,她2004年刚搬到澳大利亚。
 
她说,有一次,在一份大订单中,她未能更换一些玩具上的中文标签,引起了Wei Qing Zhang (张维庆)上级的愤怒。
 
这名员工说:“墨尔本的顾客急需4000个玩具,我弄错了,漏掉了一盒。”
 
“她对我大喊大叫,说我是故意的。”


她的另一项工作是确保所有新到的玩具看起来都足够好,可以出售,因为有时它们的“腿”是弯曲的,或者眼睛缝得很糟糕。
 
在最近一次“澳大利亚制造”品牌的宣传中,“澳大利亚制造”的首席执行官Ben Lazzaro表示,该标识的精髓是对澳大利亚人就业的信任和支持。
 
他表示:“当我们购买澳大利亚制造的产品时,你不仅得到了质量和安全方面的一些最高标准的产品……而且还创造了就业机会。”
 
“我们的标识非常受尊重和认可。它拥有34年的市场资本。
 
“我们……非常努力地管理一个如此有效和受人尊敬的品牌。
 
“这在人们的生活中根深蒂固。”


该标识的影响力非常大,去年疫情爆发期间,注册该标识的申请每月增加400%。
 
Wei Qing Zhang (张维庆)否认了这一说法,他告诉News.com.au说,虽然玩具的面料是从中国进口的,但是所有的“切割、缝纫和填充”都是在Lansvale完成的。
 
在被问及他有多少员工从事这项工作时,Wei Qing Zhang (张维庆)表示:“目前我们没有多少人。”
 
他说,他与一名前雇员发生了争执,但接受了澳大利亚海关和澳大利亚制造公司的检查。
 
“人们试图因为纠纷而制造麻烦。我们进口毛绒玩具,但这与澳大利亚制造的玩具不同。”
 
他说,他“受到了劳资关系和工作报道中虚假声明的骚扰”,“他们对我耍了卑鄙的把戏”。
 


澳大利亚制造首席执行官Ben Lazzaro向News.com.au发表声明:“保持澳大利亚制造标识的完整性是最重要的。
 
“作为认证商标,澳大利亚制造的标志有一套规范其使用的规则。
 
“考虑到这一点,澳大利亚制造运动制定了一项合规计划,包括对申请进行审核,以及每年对许可使用该标识的企业进行随机审核。”
 
此外,所有关于滥用该标识的投诉都由澳大利亚制造运动及其法律团队进行调查。
 
“不幸的是,总会有一些企业故意违反规则,进行欺骗。
 
“大多数违法行为往往是无害或无意地滥用品牌,这些通常很容易解决。
 
“然而,如果确定发生了更蓄意的滥用该品牌的行为,如果需要,将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
 
编辑:Juni
来源:News
https://www.news.com.au/finance/business/manufacturing/australian-fake-aussie-toys-sold-under-iconic-australian-made-label-made-in-china/news-story/99276f47ab994c98a02f174e49383ea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