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上名校,澳洲妈妈在校外排队24h!4所学校培养4成澳洲总理​!即使分期付款也要给孩子拼教育!

Sydney Family Expo




#20/04

孩子生下来那一刻开始,

很多父母就上套了,

他们从操心孩子的吃喝拉撒到学校教育,

恨不得每一分一秒都去关注和照顾孩子的生活,

让他们健康的成长!

而在孩子成长的最关键部分就是上学!


插播一个消息~
辣妈帮已经为
悉尼新手妈妈
建立了超级实用的
辣妈帮小学群,私校群,
幼儿园群虎/牛/鼠宝宝群,新冠实时消息群等等…
想入群的妈妈们,现在开始扫码吧!

#01

澳洲家长为得入学名额,校外排队超24h!



什么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一张图就是最好的诠释!



前些日子,昆州的家长们就在顶级公立学校外排队超过24小时,她们图什么,实际上只是为了孩子报名参加2023年招生的机会!注意:只是机会!


今天在舍伍德州立小学等待上午8点入学面试的人中就有妈妈考尔(Ashneet Kaur)



她说她是第一个在Oxley Rd上排队报名的家长。


“我们带着我们需要的一切在这里等了24小时。

我一直在和我丈夫轮流站岗”。



考尔夫人说,他们曾考虑过其他学校,但舍伍德的评级很好,而且是由朋友推荐的,大家都很中意这个学校。


“学校的评级和分数都很好,我的朋友也说这是一所好学校。我考虑过其他选择,但这是我们的第一选择”



据说,很多妈妈之所以选择这所学校,也是考虑到孩子的大多数幼儿园玩伴都在这里,合计着能让孩子们一起长大也挺好。


“他的大多数朋友都在这所学校上学,我想让他尽可能容易地适应。我还有一个孩子在学校附近的托儿所上学,所以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她说。



巴拉德(Narelle Ballard)是该地区的一名居民,她表示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校门外排起长龙那是常有的事儿!


巴拉德女士说:”我就住在这条街上,每年我们都看到家长们开始追求成为少数幸运儿,为他们的孩子争取到校外的安置。他们带着他们的椅子和睡袋来到这里,根据需要进行交换。校方每年可提供的人数不同,所以真的是先到先得。”



校内一名员工说,学校的分数很高,员工们都致力于孩子的教育。格雷斯维尔州立学校目前有大约700名学生。


#02

为伟大事物而生——4所学校培养4成澳洲总理


很多妈妈们坚信,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有了圈子,就会产生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一个你新认识的人所曾经就读的学校,

会被认为是他们社会资本、人脉和价值观的缩影。



很多家长也是希望孩子能够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


现任总理莫里森的学校Sydney Boys’ High同样是整个澳洲首屈一指的顶级学校。 


老骥伏枥的澳洲前总理John Howard,也曾是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的一员。



老校友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相信在未来的很多时候帮点小忙也就是顺水推舟的关系。


曾经,《Sun-Herald》对50多名悉尼政治就读的学校进行了分析,发现近10%的各行各业顶级大佬们,本来就是本是同根生。



咱们以悉尼天主教大主教Anthony Fisher,他一个人根据学校所给予的关系网就可以做到给现任总理一通电话,他的关系网里有有影响力的广播员Ben Fordham;最高法院首席法官Tom Bathurst

以及悉尼科技大学UTS的校长Attila Brungs和另一位前总理Tony Abbott。


这么一想突然就明白了大多数妈妈焦虑的根源——害怕没有办法给予孩子最好的成长环境!



也许,正如私校 St Aloysius的校训所说的那样,


“为伟大的事物而生”。


家里有孩子的悉尼妈妈应该都听过GPS联盟吧,她们分别是:



Sydney Grammar, 

St Ignatius College

The King’s School, 

St Joseph’s College, 

Shore, 

Newington, 

Scots College

The Armidale School 

Sydney Boys High School


这些学校一共培养了26位受过澳大利亚教育的总理中的7位,可谓是澳洲总理的摇篮!



更恐怖的是,如果把维州的顶级学校加上,


Sydney Grammar

Melbourne Grammar

Wesley 

Sydney Boys High 


总共培养了10位总理,占澳洲总理数的38%。


#03

天价学费——妈妈们使用afterpay支付


联邦银行对1000多名孩子年龄在5岁至17岁间的家长进行调查,结果发现,现如今澳洲家庭会通过购买二手商品(42%)、穿别人穿过的旧衣(60%)等方式降低财务压力。



据未来投资集团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

在澳洲有多达70%的家长

都因学费支付而感到了一定经济压力!



再加上这两年的新冠疫情横行,澳洲的各行各业也都不景气。因此,哪怕是在那些年收入超过18万澳元的高收入家庭里,也依然有56%的家长因学费问题而感到经济拮据。


有数据显示,去年澳洲家庭在学校费用方面的开支达到17亿澳元,上涨了43%。更吓人的是:



目前,有近1/3的澳大利亚家长,

签订了 Afterpay、Zip Pay等分期付款服务,

以此来应对上涨的学费。


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家庭表示:真的是扛不住了!因此陷入了债务危机!



几所维州的顶级私校就直接把拖欠学费的家长告上法庭,


并申请强制执行收取被欠学费,

甚至使得一些家长被迫宣告破产

或遭财产扣押。


很多学校表示:起诉只是采取的最后一步措施,之前的多次协商都没用才导致了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Westbourne Grammar学校校长Meg Hansen表示,学校保留“在合同义务未得到履行的情况下,采取任何它认为必要的进一步相关措施”的权利。




辣妈帮实用干货
关注@悉尼辣妈帮,回复以下关键词,即可获取实用信息
书单
获取澳州政府推荐的儿童最佳书单
★★★
小学
获取悉尼最好的100所小学排名
★★★
中学
获取悉尼最好的100所中学排名
★★★
写作
全球最顶尖写作教材Write Source!
★★★
国家地理
国家地理出品 Our World 全套资源
★★★
私校
悉尼顶级私校最强解析!
★★★

辣妈结语

守护妈妈和孩子的健康~~

妈妈们,

我们不得不承认

无论是澳洲还是国内,

优质的教育资源都是有限的


谁都想给孩子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但真的要量力而行!

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有更好的明天!



文章取材自:ABC NEWS, 7NEWS, DailyMai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