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封禁,全世界「拍手叫好」

来源| 影探(ttyingtan)

作者| 甜茶



前几天翻到一个视频。

疫情期间,某小区广播。

大爷声若洪钟,张嘴就来了首打油诗:

只要还有一袋盐,不上银行去取钱。
只要还有一根烟,每天闻闻抽十天。
只要还有一粒米,不往人多地方挤。
只要还有一根葱,不往市场里面冲。
只要还有一口气,待在家里守阵地。
有吃有喝有电视,再待十天都没事。
待在家里我骄傲,还给国家省口罩。

听着听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又想哭。

居家隔离的日子好似昨天,又像很久之前。

记得当时活动受限,简直憋坏了,各种花招层出不穷……



但。

我们被封禁期间,他们却拍手叫好

谁这么缺德?

答案在这里——

《地球改变之年》
The Year Earth Changed
2021.4.16


《地球改变之年》是大卫·爱登堡的最新作品。

大卫·爱登堡不用多介绍了吧?

作品是对他最好的注解。

他的名字就是品质保证。

大卫·爱登堡作品不完全一览

这次,《地球改变之年》拍的还是动物。

但。

时间特殊,拍的是疫情期间的动物。

有网友看完戏称:地球最大毒瘤被抑制的一年。

“毒瘤”指的正是我们人类自己。

big胆!

先别气,确实是真的,有数据:

疫情期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超6%,实现自纪录以来最大减幅;全球交通噪音减少超达70%。

再看两个特定地点:

印度恒河,氧气含量增加了80%;非洲的大西洋海岸,海水清洁度评级从差跃升到良。

人类休息一年,地球喘息一瞬。


天更蓝,水更清,空气更清新。

“疯狂动物城”也开始上演了。

圣卢西亚,一只河马正前往加油站。


特拉维夫,胡狼在公园静坐或游荡。


圣地亚哥,一只美洲狮在人行道出没。


还有中国。

野猪马路狂奔,熊猫国道散步,流浪猫狗大出动。


人类被困,动物为王。

谁能料到,这场疫情对动物而言,来的恰是时候。

谁能想到,新冠病毒对动物来说,或许是件礼物。


>>>>去吧,占领人类的地盘

热门旅游地,日本奈良。

当地头牌网红却是动物——梅花鹿。

平日里,游客投喂的米糠饼干是它们主要的食物来源。

疫情来袭,失去游客的梅花鹿岂不是没饿死也得饿瘦?

结果,大错特错。

只见年长的老鹿带着鹿群进入城市的水泥森林,轻车熟路找到青草地。

此处薅完,再换一地。

步伐很悠哉,神情很巴适。


而且研究表明,新的食物结构对梅花鹿更合理,没有游客带来的塑料袋,也避免了小鹿因误食而死。

你看,没有我们,动物过得更健康。

这不,没有我们,动物也过得更嚣张。

👇

非洲捕猎季没人参加,豪华旅馆空空如也。

它们倒乐了。

长卫黑鹗猴预定泳池边的座位。

黑斑羚和安氏林羚尽情吃着沙拉。


出人意料的。

只在夜间活动的金钱豹竟在白天出现了,把摄制组吓了一跳。

但它没有袭击人类。

尽管正是因为人类活动,金钱豹失去了60%的家园领地,25年间个体数量下降了30%。


如今,整个旅馆都成了金钱豹的地盘。

尽管这跟它们失去的相比,不值一提。

而在阿根廷。

生性害羞的水豚也偷偷潜入富人区,大吃特吃。


虽然经常被小狗撵走。

可这儿本就是它们的湿地家园,吃点草又怎么啦。

何况,它们还这么可爱!


除了“入侵”人类地盘搞点伙食。

动物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整体改善。

>>>>冲呀,去求偶生崽觅食

全球噪音降低。

金门大桥的交通噪音降到了195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研究人员惊奇地听到了麻雀新的求偶调式。


阿拉斯加海湾的游轮被全部取消,相当于水下安静了25倍。

母鲸可以离开幼崽去更远的地方捕食,因为声音传递很清晰。


客流量大幅下跌。

在肯尼亚草原,游客常以拍到猎豹捕猎为傲。

事实上。

猎豹在抓到猎物后,由于猎物体积庞大,难以拖拽,它们会发出温柔的啾鸣声,呼唤自己的幼崽。

声音不宜太大或太频繁,不然会暴露脱离保护的幼崽位置。

但汽车的轰鸣声会掩盖猎豹的声音。

而疫情封锁之后,猎豹就极少受到这样的干扰。

只需唤一两声,幼崽便会有所回应。


相似的。

南非海岸的非洲公驴企鹅,一大早就开始捕鱼。

恰逢繁殖季,雏鸟的食物需求量极大。

公企鹅需要将食物存到肚子里反刍给孩子。

往日,沙滩上挤满了人,公企鹅要等到落日之后人群散去,才能去找自家的娃。

如今,沙滩上不见人影,只需几小时就能完成一次食物运输,一天能运好几趟。


疫情也给了许多濒危动物一次珍贵的机会。

在朱诺海滩,摄制组拍到了赤蠵龟的产卵现场。

过去十年,赤蠵龟的产卵成功率下降到40%。

当海滩关闭,产卵成功率激增到61%,这是研究人员见过的最高数字。


变化遍及全球各地。

在英格兰,罕见的刺海马数量之多,至少是十年未见。

小东西,长得还挺别致~

濒临灭绝的山地大猩猩,全球现存不足千只。

干扰减少后,生育的幼崽数量是以往的两倍。


让我们再次把目光投向中国。

青海省,柏树山森林公园首次记录到雪豹活动画面。


吉林省,向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拍到了珍贵的金雕。


山东省,长岛综合试验区久违地出现了野生白江豚。


人类想见的见到了。

却是在这样的时刻。

>>>>人类的鬼蜮,动物的天堂

2013年,一对中国情侣冒死进入乌克兰的普里皮亚季。

这儿被称作“鬼蜮”。

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泄漏。

9.3万人因此丧生,27万人因此患癌。

自此人去楼空。

当这对情侣越接近核辐射中心,辐射警报器发出的蜂鸣越刺耳。


一切都惊心动魄。

直到……

他们爬上一座废楼的楼顶,放眼望去,视野辽阔。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那些没有人类活动的遗迹,那些自然界的东西长得太好了。”

一派安宁繁荣之景。


大卫·爱登堡也曾来过这里。

甚至在这儿拍到了稀有的野生动物。


人类的鬼蜮,却是动物的“天堂”。

我想起单口喜剧演员乔治·卡林的话:

“地球很好,只是上面的人太操蛋了。”


毕竟。

曾经的鲸豚,被残忍捕杀。

疫情时的鲸豚,能肆意遨游。


曾经的犀牛,被挖角而死。

疫情时的犀牛,能幸运存活。

这是自1999年来唯一一次的“幸运”。



曾经的山地大猩猩,被残忍地捆绑肢解。

疫情时的山地大猩猩,反倒能安逸生活。


尽管这些“改变”只能短暂地存在。

于此同时。

不知大家有多久没关注这个数据了:

截止到4月23日,新冠肺炎全球确诊人数超1.4亿人,死亡超308万例。

人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或许是一个警示。

以前我们谈保护环境、谈爱护动物,总是以上位者的姿态,以自负的语气、以施舍的角度。

但,人类好像摆错了自己的位置。

来,让我写完乔治·卡林的下半段话:

这个星球已经45亿岁了,我们人类才存在多少年,十万年?也许二十万年?最多了。而且我们从事重工业的开发,也仅仅200多年。

一个200多年,一个45亿年,我们竟然自大到认为我们对地球是个威胁?地球经历过的灾难可比我们多的多!

经历过地震、火山爆发、地质重构、板块漂移、太阳黑子、太阳耀斑、磁暴、磁极反转、彗星、小行星和陨石的撞击,还有各种沙尘暴和风蚀、宇宙辐射、超级火灾、超级洪涝……

地球就在那里,哪也不去。要消失的是我们,要完蛋的是我们,我们才完蛋呢。



我不断回想起《三体》中的另两句话:

一句是“主不在乎”,这句代表人类的渺小。

一句是“你们是虫子”,这句代表人类的脆弱。

于是刘慈欣写下了那句振聋发聩的话: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人类纵然可以抽刀向弱者。


但。

灾难来临,人类不过也是伏在弱者之位,难堪一击。

谁更弱,很难说。

我心中没有同情怜悯,也没有善心泛滥,是不敢,也是不能。

面对自然,唯有敬畏。

面对地球,只有臣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