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校长太难当,被5岁孩子欺凌!每15名就有1人计划今年不干了!

一项令人震惊的最新调查显示,

忧心忡忡的学校校长正遭受到来自学生和家长的暴力攻击和威胁,
15人中就有1人计划在今年退休。

01

40%的澳洲校长

遭受暴力或暴力威胁


由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和迪肯大学的研究人员联合就澳大利亚校长职业、健康、安全和福祉调查所有州和首都领地的2248名中小学校长后,数据显示:

2020年全澳平均有高达40%的校长遭受暴力或者暴力危险,
这一风险是普通民众的9倍。
83%的校长报告了包括欺凌和诽谤在内的“冒犯性行为”。
十分三的学校校长因为面临自我伤害的风险、职业健康风险或者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而收到了“红色危险信号”的电子邮件,提醒他们注意寻求帮助。
此外调查还发现,
近97%的校长超时工作;
近70%的校长在学期内每周工作超过了56个小时,假期每周工作超25小时。
迪肯大学教授Phil Riley表示,2020年因新冠、森林大火和洪水而成为了令人恐怖的一年,校长们为此疲惫不堪。

02

校长们诉苦


昆州的一所中学校长表示,在过去一年中,生们“殴打”了两名副校长。

“有些日子我真的会感到害怕……今年使得我感到担忧的时间也增多了。”
新州一位即将在今年年底退休的天主教小学校长表示,“工作给了我巨大的快乐,但让我感到心碎、疲惫、沮丧甚至是愤怒”。
悉尼一所公立中学老师表示,“家庭冲突加剧和学生心理健康问题骤增,这让学生的学业变得更艰难。”

维州的校长们正在遭受学生们令人震惊的暴力袭击,包括被5岁的孩子拳打脚踢和咬伤。
一位任职20多年的前校长说:“我看到学生们乱扔东西、乱打、乱踢、拳打脚踢、咬人。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孩子背后隐藏着非常复杂的原因,包括家庭暴力。
“我们也看到来自父母的暴力,有时是口头威胁或者社交媒体上的暴力,但偶尔也会变成身体暴力。”
他透露,他亲眼目睹的最令人震惊的事件是,一位父母因为药物导致精神错乱,而攻击一位校长。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事件带来的创伤会不断累积,最终可能会损害或者摧毁一些校长。

澳大利亚校长校长联合会主席Tina King表示,学校教职员工在社交媒体上遭到诽谤和暴力。
“一些家长并没有就某些问题直接向学校提出担忧,而是网上发泄并夸大他们的担忧,还有一些家长加入了进来。”
这位校长回忆自己曾经遭遇的可怕一幕,当她试把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时,一位喝醉酒的父母把已经怀孕了6个月的她推到了。
“我们的责任是保护孩子,不幸的是,这样做有时会把我们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最近刚退休的悉尼校长Jeanne Bathgate博士说,在一所半乡村高中里,她被“邻里间的争吵淹没了。”
但在进入悉尼精英中学Baulkham Hills担任校长长达13年后,Bathgate博士发现了“更多亚裔父母非常尊重教育以及教育工作,但更有可能会因为诸如给孩子打分的事情而发生争执。”

03

今年更困难


就在学校领导们努力应对压力重重的学生及其家庭之际,儿童慈善机构Save the Children呼吁联邦政府启动全国性的抑郁和焦虑测试,以检测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

Save the Children澳大利亚服务部门的执行董事Matt Gardiner说,测试结果应该在每个学校公布,这样家长就可以了解学生是如何应对的,政府也清楚在如何提供帮助。

他称,过去12个月里,儿童心理健康和福祉都都面临着巨大压力。

澳大利亚小学校长协会主席Malcolm Elliott支持这项检测,他认为“快乐的孩子学习会更好”。

不少校长表示,如今却不得不处理更多父母和孩子们的“心理健康问题”矛盾冲突所带来的压力会更大。

这时,我们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否也给校长和老师带来了困扰?

父母们大都对孩子的学习成绩及学校生活抱有很大的期望,一旦出现成绩不如意等结果就可能出现护犊子情结。

但校长毕竟只是一个“教学校长”,并不是一个“万能校长”,家长们和学生们是否也应该抱着尊重和理解的心态,与他们进行和平的沟通呢?

(内容来源Herald Sun,部分图片及内容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