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心了!澳洲学校两级分化加剧!贫富学生从幼儿园起就拉开差距!

澳洲的教育自由、开放、创新,

吸引了很多年轻人来这里培养孩子!

但深入了解以后,很多人都会发现,

事实上,澳大利亚广泛存在教育不平等的现象!

尤其是贫富差距带来的教育困境,

在澳洲并没能避免!

而这样的差距从小就会给孩子带来不同的影响!


学前教育水平可能影响孩子一生


近期,阿德莱德托伦斯大学(Torrens University)的公共卫生信息开发部门编制了一个按郊区划分的社会经济指标数据库。 


该部门的John Glover教授说,

在社会教育方面,

处在最优条件和最差条件的人群,

他们之间的“教育参与程度”“未来成就”指标

存在非常明显的差异



“这些条件,对未来的就业,甚至是健康生活都有一定的影响。”他说。 


这样的影响,从小就会体现出来!


以墨尔本为例,

墨尔本经济条件最差的儿童上幼儿园的可能性比社会经济条件优越的同龄人要小,上幼儿园与否,甚至对他们日后学习成绩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澳洲的学前教育不是强制性的,尽管联邦、州和领地政府已经承诺提高入学率,但还有很多家庭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不送孩子上幼儿园!

 

数据库结果显示,在墨尔本,社会经济地位最高的地区中,4-5岁儿童有57%上幼儿园,而社会经济地位最低的4-5岁儿童只有54%。 



Glover教授说,令人担忧的是,在维州最贫困地区的儿童中,只有33%的儿童按照建议,每周上15小时以上时间的幼儿园,而来自最优势地区的儿童则有52%。 


社会经济地位最低的墨尔本人在10年级及以下年级辍学的可能性高达31.45%,几乎是社会经济地位最高者(15.85%)的两倍。 



2019年,社会教育背景优秀的人中,近11%参加了职业教育和培训,而社会教育背景最差的为14%


超过50%享有社会教育优势的墨尔本学校毕业生获得了高等教育,而社会教育地位最低的只有39.4%。 



Glover教授指出,

2018年澳洲早教普查发现,

墨尔本最贫困地区87%的儿童在入学第一年被评估为在一个或多个领域(社会、情感、身体、认知和语言发展)发展不良。



他分析:“这表明,当下澳洲所表现出来的许多较差的教育成果,还将在未来持续发酵!除非弱势群体面临的低参与度和教育困难有所改善。”


然而,多年来,澳洲这样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


Glover教授说,教育参与程度的差距是长期存在的。“澳洲在缩小这些措施的差距方面进展甚微。”



更加可怕的是,

早期教育缺失,可能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澳洲教育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副会长汤姆森(Sue Thomson)说,


上小学时就落后同龄人的孩子会永远赶不上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

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孩子和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孩子之间的差距

只会越拉越大。 



澳洲教育差异将继续扩大社会贫富差距

不仅是学前教育差距加大,
无论是教育资源投入的倾斜还是学生、家长的潜在选择,
澳大利亚的学校系统越来越把弱势学生和优势学生集中在不同的学校里。


澳洲课程评估报告局(Australian Curriculum Assessment and Reporting Authority)设立了ICSEA指数(The Index of Community Socio-Educational Advantage)。

它是根据学校学生的家长职业、家长受教育程度、学校地理位置以及土著学生比例等因素综合评定的,也是一个重要的选校指标。

它可以作为NAPLAN的补充,综合考量一所学校的质量。


ICSEA的目的就是公平对比各个学校学生的读写能力和计算能力。

通过对比来自相似家庭背景和社会环境的学生,
从而能更准确地评估学校的教学能力。


澳洲学校ICSEA的平均值为1000,
也就是说ICSEA低于这项基准数的学校生源素质稍差,
而ICSEA越高,
就说明家长的教育、经济和职业背景越强,
学生的素质越高。


学校的得分在500到1300之间,
500表明学校存在极端教育劣势,
1300表明学校的教育优势很强。

家长可以从中参考学校的生源与各类学生的分布。
不少知名私校具有优势背景的学生最多,甚至超过50%,
而普通市区内学校一般是中等及优势背景的学生居多。


从近年来ICSEA的变化,也可以看出教育的分化!

数据分析显示,
在公立学校中,优势学校的ICSEA指数比2011年增加了26%,而弱势学校的ICSEA指数比2011年略低;
弱势地区的天主教学校ICSEA指数比2011年低了10%左右。


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最明显的一个弊端及时拉低了澳大利亚整体教育质量。
教育的不公平使澳大利亚的社会层级分化日益严重。

堪培拉大学副校长Steven Park认为,社会经济地位越高的家庭,子女越容易进入顶尖大学。


在澳大利亚排名前八的大学里,来自社会经济地位较低家庭的学生人数比例相当低。

教育不公导致学生工作后收入不平等,收入较高的家庭财富将能更多地传递给下一代,会进一步扩大社会贫富差距。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一份开创性的全球社会流动性比较报告中发现,
与其他国家相比,
澳大利亚人越来越认为,
代际社会流动性已经恶化。

报告甚至指出,
“在澳大利亚,人们普遍认为父母的财富和人脉在子女的生活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不得不说,澳洲的经济差距联动教育差距,两极分化逐步明显!

辣妈结语

对于华人父母而言,
孩子的教育总是人生中的重中之重,
甚至很多父母奋斗的目标就是给孩子更好的教育!
在澳洲这样教育资源和成果非常透明的国度,
社会和教育的两级分化现象仍在加剧!
因此,走出国门,也不意味着父母和孩子就能轻松以对!
在澳洲,华人父母为孩子的付出和努力,
同样任重道远!



编辑:Ellie
新闻来源:The Ag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