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老牌私校校长收入堪比州长!一边哭穷,一边涨工资!猎取大量纳税人的钱…

尽管不少私校因为2020年疫情影响而声称遭受了巨大损失,但它们却从政府补贴中获得了数百万澳元资助。

而且,不少私校2020年盈余甚至比2019年多10倍。

更是有不少校长还加了薪,其年收入比领导整个州公立学校系统的州教育部长多出了20万澳元。

还有的学校校长收入堪比一州州长!

01

疫情期间

私校校长年薪大涨



在昆州议会上提交的8所私立文法学校的年度报告显示,

到2020年,

一半的校长总年薪超过了50万澳元。

相比之下,昆州教育部长Grace Grace的年薪仅为327,705澳元。

Brisbane Girls Grammar 

校长 Jacinda Euler 

在加薪32605澳元后

年薪达到了571888澳元,

该校去年的盈余未340万澳元

不过,2020年该校的高考成绩也极其优秀:

ATAR大学入学排名成绩中位数达到了95.55;

一半以上的学生的大学入学排名成绩ATAR达到了95+

77.17%的学生ATAR达到了90+

当然,该校学费也并不便宜,达到了近2.7万澳元。

Ipswich Grammar School 

校长Richard Morrison

在加薪26000澳元后

年薪达到了565000澳元

该校去年收到了280万澳元的JobKeeper补贴。理由是受到的新冠疫情影响最为严重

但该校的学费和住宿费收入高达1320万澳元,与前一年的1380万澳元收入几乎没有太大变化。

这所学校2020年有180万澳元的盈余,高于2019年的170万澳元。

2021年本地生学费:

2021年国际生学费:

Toowoomba Grammar 

校长Timothy Kelly(2020年底离任)

在加薪28000澳元后

年薪达到了565000澳元

该校在2020年获得了410万澳元的JobKeeper补贴后,

学生人数也增加了4%之后,

该校去年的盈余为258万澳元,是2019年的10倍

该校12年级中,约有80%的学生收到了ATAR,其中39%的学生ATAR达到了90分以上的ATAR。

2021年本地生费用:

2021年国际生费用:

Brisbane Grammar 

校长Anthony Micallef

年薪达到了53.9万澳元

学校的年度报告显示,纳税人去年向该学校支付了310万澳元的JobKeeper补贴。

但其运营盈余从2019年的490万澳元降至2020年的340万澳元。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因为性侵历史问题,赔偿了143万澳元澳元。

Micallef先生还指出,学校为应对大流行给家庭带来的财政影响,提供了10%的学费折扣。

2020年级取得了出色的成绩,其中ATAR的中位数为94.60。

四名学生获得了99.95的最高成绩,

另外六名学生的ATAR为99.90。

好成绩的背后,还有高额的收费!

2021年本地生费用:

2021年国际生费用:

Rockhampton Grammar 

新校长Phillip Molds

年薪498,626澳元

去年因为托儿所中心、国际生和寄宿方面的收入损失了150万澳元后,获得了570万澳元的JobKeeper补贴

这使得该校在2020年获得了559万澳元的盈余,远高于2019年的120万澳元。


在其年度报告中,学校董事会还专门感谢了JobKeeper计划。

2021年本地生费用:

Townsville Grammar 

校长Timothy Kelly

在加薪了4.7万澳元后

年薪达到了43.3万澳元

该校指出,在没有利用联邦政府JobKeeper补贴后,该校盈利从2019年的240万澳元增加至360万澳元。

该校在去年也取得了优异的高考成绩:

2名学生ATAR获得了最高分99.95

45%的学生ATAR达到了90+。

2021年本地生费用:


2021年国际生费用:


Ipswich Girls’Grammar

校长Peter Britton

在加薪30000澳元后

年薪达到了41.5万澳元

这所学校在没有获得JobKeeper的补贴下,2020年盈利了160万澳元,比2019年多了5.8万澳元。

该校在2020年高考中,有多达50%的学生ATAR达到了90+。

2021年本地生费用:

2021年国际生费用:

Rockhampton Girls’Gramma

校长Deanne Johnston


年薪249111澳元

在收到了120万澳元的JobKeeper补贴后,使得该校获得了近5年来最高的盈利,达到了120万澳元。

2021年本地生费用:

02

专家建议

盈利学校退还补贴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主席Correna Haythorpe表示,

这些老牌私校如果去年获利,

则应该考虑退还JobKeeper补贴。

“这些数字令人惊讶,并进一步证明了学校资助中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

“鉴于已有几家公司退还了JobKeeper补贴,这些获利的私校是否也应该给这样做。”

“试想一下,如果将这笔资金用于贫困社区的学生,岂不是更能发挥其价值?”

你支持吗?

(内容来源Courier Mail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