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悉尼人排队数小时等疫苗,队伍竟达一公里长…

目前,新州政府正在努力提高悉尼西部的疫苗接种率。

周二,在悉尼西南郊区的Lakemba,

数百人在Lebanese Muslim Association开放的临时诊所外排队接种疫苗。
 


据了解,为了接种疫苗,许多人已经排了几个小时的队。
 
该诊所的负责人Ahmed Malas说,为了得到为数不多的辉瑞疫苗,一些人在外扎营过夜。
 
“诊所上午10点开门,但是今天外面的很多人从昨晚9点就在外面等候了。他们晚上在Lebanese Muslim Association外面扎营,还有一些人睡在街上。”
 
“他们意识到,摆脱封锁以及回去工作的唯一方法,就是接种疫苗。所以呢,有些人可能都不同意接种疫苗,但为了工作,他们只能接种疫苗。”
 
当地人在Lakemba清真寺外排起了长队,有些人坐在折叠椅和组装好的板条箱上,而另一些人则是坐在路边,他们都在耐心地等待着。
 


Lebanese Muslim Association在周日第二次开放了诊所,但只开放三天,而Canterbury-Bankstown地区仍然是此次疫情爆发的中心。
 
该协会最初在7月下旬开放了一家为期三天的临时疫苗接种诊所,这是少数同时提供阿斯利康和辉瑞疫苗的诊所之一。
 
由于当地的疫苗需求过大,该协会决定再次开放诊所,周二排队接种疫苗的队伍长达一公里多。
 
Tamer是当地的一名建筑工人,他的老板跟他说要接种疫苗才能返回工作岗位,他现在正在排队等候。
 
他说:“我的老板打电话跟我说:‘如果你不接种疫苗,你可能就要失业了,你最好去接种疫苗’。所以我只能来接种疫苗了。”
 
“我不想接种疫苗,但不接种疫苗我就不能去工作,我现在只希望疫苗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另一位排了四个小时队的当地建筑工人Shokot Ali说,他是从朋友那里听说了这家诊所。
 
他说:”我是早上6点左右来的,那个时候队伍已经很长了。有一些人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几个小时,我自己也等了四个小时。”
 


“我觉得有点难受,但也不是太糟糕。只要能接种疫苗就好了,不管是辉瑞还是阿斯利康,我需要的不是疫苗,我需要的是工作。”
 
Malas说,现在诊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缺乏辉瑞疫苗剂量,之前政府分配的辉瑞疫苗剂量太少了。
 
他说:”人们都想接种疫苗,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想要辉瑞疫苗。如果辉瑞疫苗的供应量增加,那接种的人数将会大大增加,到时候疫苗接种率也会大大提高。”
 
该组织已着手解决社区对阿斯利康疫苗的疑虑,并在说服家庭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方面取得了成功。
 
“只要家庭中有一个人去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家庭中的其他人也会愿意过来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我家就是这样的,我在家庭WhatsApp群里发了一张我自己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照片,一开始他们都被吓坏了,但到了下午,他们就来接种疫苗了。”
 


为这家临时诊所提供服务的卫生工作者Feroza Yasmin说,有些人对辉瑞疫苗的缺乏而感到非常沮丧。
 
“有些人觉得我很辛苦,但有些人对我很不客气。我收到了一些来自社区的短信,他们都在问为什么没有更多的辉瑞疫苗。
 
Shomon Hussein 说,他希望能够接种辉瑞疫苗,但现在他觉得不管是什么疫苗都无所谓了。
 
他说:”我们今天来是为了接种辉瑞疫苗的,但是辉瑞疫苗太少了。我打算试试阿斯利康疫苗,但我不知道阿斯利康疫苗会有什么副作用,这令我很不安。”
 
“我的老板上周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不接种疫苗就没有工作,所以我不得不过来接种疫苗。”

来源:The Guardia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