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是个连环杀手”这个悉尼女孩终于说出了这个藏了多年的秘密…

在全世界的刑事案件历史上,有一种让人谈虎色变的作案,叫做连环杀。连环杀手在大多数人脑海里的形象,总是像“开膛手杰克”那样阴暗凶残,面目狰狞。然而,事实上,很多残暴的连环杀手,却普通到就像你身边走过的一个遛狗的老妇。


在这些臭名昭著的伪善的连环杀手中,就有一位生活在新州的女人。直到现在,还有很多邻居不敢相信这位慷慨优雅的家庭主妇,背负的是3条血淋淋的人命案子。


Hazel Dulcie Bodsworth,也被称为“Dulcie”(多茜i)。她曾经是一个家庭主妇,住在新州西北的小镇Wilcannia。因为烘焙手艺很赞,所以,她也顺便售卖自己的手工蛋糕给社区的街坊。就连当地的警局的警察们也是她的老顾客。


在1940年代,Wilcannia小镇的人口只有两三百人,所以多茜美味的蛋糕,在小镇几乎无人不知。一提起多茜,附近居民都交口称赞:除了蛋糕好吃,她本人更是贤妻良母的好形象。在大家眼中,这个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一头修剪得很整齐的金发,

不论春夏秋冬
永远都是过膝裙
熨烫的整整齐齐
有一种30年代的优雅


还让人非常羡慕的,是她有4个孩子:一个大女儿,一个儿子,再加一对小龙凤胎。各个乖巧懂事。而他的丈夫则是一名铁路建筑公司的领班,虽然工作辛苦,但工资不菲。所以,大家都相信,和睦的家庭是多茜蛋糕的美味配方之一。


可是谁又能想到
有朝一日
多茜这个名字和照片
会出现在澳洲大大小小报纸的头版头条
而且是以连环杀手的恶名


揭发多茜的不是别人,就是她最熟悉最亲密无间的大女儿,跟她分享同样的名字的Hazel Baron(海赛尔)。在海赛尔19岁的那一年,她在男朋友的陪同下,来到警局,颤抖着说出了一个真相:

“我妈是个连环杀手,她已经杀死了3个男人”


因为恐惧也好,因为曾经的母女情也好,海赛尔已经为妈妈保守这些阴暗可怕的秘密很多年了,若不是因为妈妈这次的行凶目标是自己的未婚夫,她可能还会选择沉默。只不过未婚夫的死里逃生,让海赛尔彻底觉醒:

“只要她还是自由身,就会继续杀人”


看着那还留着父亲气息的床,我知道,她不再是我的母亲

1950年8月30日,一场意外打破小镇的平静,多茜的丈夫意外溺水身亡。也是在那场意外中,海赛尔第一次看到了母亲的另一幅嘴脸。

海赛尔的父亲Ted Baron(泰德)因为是铁路工程队的邻班,新州和维州的大多数铁路工程都被他们承包。所以他常年出差在外忙碌挣钱。那段时间,因为劳累而生病住院了,8月30日这一天,正好是他打算出院回家修养的日子。为了让丈夫好好休养,多茜建议全家人一起去美丽的Murray River 附近野营。

多茜带着4个孩子到达营地时,已经傍晚了,安顿好一切后,她就开始招呼孩子们睡觉。海赛尔记得非常清楚,那天妈妈多茜破天荒地给每个孩子热了一杯牛奶。虽然多茜在外人看来是个贤妻良母,但是对几个孩子却从来没有一点宠爱。热牛奶这种事情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所以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海赛尔印象深刻。

不过跟热牛奶一起的,还有一个白色小药片,妈妈说是阿司匹林。因为弟弟有点不舒服,怕传染给大家,所以吃一片药比较安心。在热牛奶和“阿司匹林”的作用下,孩子们很快就睡着了。

当泰德开车从医院来到营地时,孩子们都已经睡熟。泰德是一个没有安眠药就睡不好觉的人,所以,那天多茜也准备好了安眠药,还带着家里最贵重的瓷茶壶泡茶给丈夫喝。


海赛尔回忆,热牛奶+阿司匹林的催眠效果真的很厉害,第二天早上,她是被母亲用力摇醒的!只见母亲满脸泪痕地哭诉:“你爸爸不见了,一早上醒来就不见人影,可能掉河里了,快一起去找一找!”

还带着浓浓睡意的海赛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母亲拽出了帐篷,在营地周围到处找爸爸。后来警察很快就来了,她看到母亲抱着那个家里最贵的瓷茶壶,双手叉腰,一边哭一边讲述着如何醒来发现丈夫不见了,怀疑他是半夜起来想找水喝,掉到河里淹死了。

海赛尔看着母亲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跟警察滔滔不觉地讲述,突然心里一阵恶心。

昨天凌晨,她被尿憋醒出来撒尿
她清楚的记得
父母的那个帐篷半掀开着
爸爸和妈妈都不在床上……

当她尿完尿回到帐篷里昏昏欲睡时,她分明听到了妈妈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那绝对不是她的父亲。


虽然海赛尔当时才9岁,但是她知道母亲在撒谎。因为在警察离开后,她看到了刚刚那些伤心也随之散去。她大概能猜到昨晚上听到的那个男人的声音是谁,因为,她曾经在自家车子宽大的后座上,察觉到过一种陌生人的气息。

心里藏着这些疑惑的海赛尔,开始在母亲面前变得沉默寡言。可是母亲似乎并没有太察觉到这一点,依然把她当作一个容易哄骗的小孩子,时不时说出一些让她惊讶的真相。比如

她在这段婚姻之前,其实结果一次婚
而且还有四个孩子
这一切,你们的父亲泰德全都不知道


父亲好不容易回一次家,还没有见上一面,就永别了。海赛尔还记得父亲曾经告诉自己:“你有全世界最好的妈妈,你要乖乖听话。”

海赛尔越来越感到妈妈的可怕。可是那毕竟是她的妈妈,父亲已经去世,她生活的一切都离不开母亲,而那些真相,她也不知道该和谁说,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另一个男人很快就来了

中年丧夫对一个家庭主妇来说是最悲惨不过的事情,所以整个小镇的人都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寡妇,帮她牵线搭桥认识新的单身汉,希望能帮她重新组建一个家庭。

很快,多茜就开始和一个比她年轻19岁的男子Henry约会了,她告诉自己的孩子,这位Henry叔叔是来代替爸爸的位置的。


就这样,Henry就成了海赛尔的继父。敏感的她能察觉到,这个陌生的男人和母亲之间,应该已经有很深的默契了。她更有一种可怕的猜想,也许那天在营地听到的,就是这个男人的声音。

尽管海赛尔越来越确定自己的这个猜想,但是刚上初中的她除了害怕,也没什么能做的。她依然扮演者她沉默寡言的女儿形象,坐在车后座上,假装什么都不懂地听着母亲讲着各种故事。


她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演员

多茜依然在小镇扮演者心灵手巧的贤妻良母形象,甚至常常出入警察局送她做的蛋糕。全镇人,包括很多的警察也都是她的蛋糕粉丝。

可能全世界只有海赛尔知道母亲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她从母亲偶尔的抱怨中,听到了太多可怕的秘密。多到,她已经开始麻痹自己,相信那只是母亲编纂的故事。

第一次杀人:亲手把自己丈夫扔进河里
不会有人相信,身高1米88,身强体壮的泰德是被自己的妻子亲手扔进河里的。什么野营休养,都是多茜为这场意外精心策划的。多茜不仅给自己孩子下了安眠药,更是在给丈夫的茶壶里下了过量安眠药,然后在小情夫的帮助下,把丈夫抬到河边。本来大病初愈的丈夫在服用安眠药后毫无抵抗能力,活活淹死。

然后,她声泪俱下的哭诉,让警察根本没有怀疑这可能不是意外,而是谋杀。更没有怀疑这个柔弱的4个孩子的母亲会谋杀亲夫。

她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名正言顺地和情夫结婚。



第二次杀人:毒死了火车站站长

在杀死丈夫6年之后,多茜第二次动起了杀人的念头。这时,她和Henry已经结婚很多年了,生活也是很和美。Henry在当地火车站工作,工资一般,而且他常常抱怨自己这工作上升通道基本被那个赖着不走的老站长给堵死了。

于是,为了帮助自己的丈夫当上站长,多茜计划了一场扫清障碍的残忍行动。她利用自己的手工蛋糕,成功把火车站的员工们变成了自己的熟客。然后,利用经常出入办公室送蛋糕的机会,她悄悄在老站长的食物里下了剧毒药水……

在那个民风淳朴的小镇
在这个连摄像头也没有的火车站
多茜再一次成功得手


第三次杀人:用一场大火烧死了邻居

这一次的杀人企图,更是让人匪夷所思。多茜的蛋糕让她在当地圈了不好粉丝和朋友,其中一位邻居老人就非常喜欢她。老人家有一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多茜说:

“刚刚立了遗嘱,决定把财产中的$600留给多茜,感谢这么多年美味的蛋糕”

小悉帅不知道在1958年的澳洲,$600是如何诱人的一笔巨款,总之,多茜为了尽早得到这$600,策划了一场意外失火,把这位喜欢她的老人活活烧死在房间里……


在知道母亲这么多疯狂的行为后,海赛尔不敢报警,因为他怕母亲会疯狂到报复她,她知道母亲什么都干得出来。所以,她只有一个想法:18岁成年后,带着这些秘密永远离开这个家。

可是她没想到,母亲的魔爪竟然有一天会伸向自己的爱人。她不知道母亲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要置他的未婚夫于死地,但是她真的开始动手了。她打算想烧死那位老人一样,策划另一场意外,烧死海赛尔的未婚夫,但幸运的是,未婚夫捡回了一条命。

当即,海赛尔就知道,一定是母亲干的
也许母亲这次的目标还有她


1964年,19岁的海赛尔终于鼓足勇气把自己这些年憋在心里的秘密全都告诉了未婚夫。在未婚夫的陪同下,她来到警局,告发了母亲这些年的谋杀行为。

她把这些年听到的,看到的都和盘托出

这让当地警局的所有警察都无法接受,自己苦苦寻找多年的杀人凶手,竟然就是每天来送蛋糕的女人……


在谋杀准女婿失手之后,多茜和丈夫Henry就逃到了墨尔本。但很快被侦探找到,押解回了悉尼机场。

这个披着贤淑外表的连环杀手
一下子在媒体圈爆了!

当多茜被押回悉尼机场的那天,机场被澳洲各地赶来的记者为的水泄不通。可是让媒体没有想到的是,在如此狼狈的时候,这位连环杀手依然一身优雅大方,让人无法相信她真的是一个凶手……


1964年12月8日,开庭的那一天,海赛尔心里还在瑟瑟发抖。她很害怕看到母亲的看她的眼神,她更害怕万一母亲被宣判无罪,自己可能也将称为她下一个猎物。

意外的是
在法庭上,多茜没有任何辩解
全部认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认罪态度良好,还是因为澳洲的法律太仁慈,又或者多茜这么多年的蛋糕,让很多人动了恻隐之心,总之,在杀死3个男人之后,多茜只判了14年有期徒刑……

14年有期徒刑
多茜的侥幸
海赛尔的噩梦

她常常会做噩梦,梦见母亲出狱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冷笑着把自己活活烧死!无奈之下,她搬离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小镇,远远离开。


不过,多茜在刑满释放之后,并没有去报复把自己送进监狱的女儿,也没有再去找自己的其他孩子,而是独自住进了一间养老院,悄无声息的老死在哪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