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悉尼唐人街饮茶酒楼正式关闭,这次没有反转!经营近40年,一代人的回忆落幕…

Sydney Family Expo

昨日(12月5日)是悉尼富丽宫(Marigold)营业的最后一天,富丽宫也将在今天过后成为唐人街的一段历史。
 

虽然许多餐馆通过更改经营方式而在疫情打击中苟活了下来,但是富丽宫却没有那么好运。
 
富丽宫经营者表示新冠疫情已经改变了人们生活、工作和旅行的方式,富丽宫的营业也随之受到了影响。
 
在加上Citymark大厦扩建计划的影响,现在也是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了。

 
Alan Rao在富丽宫已经工作了十多年了,但他表示自己对这一结局并不意外。
 
他说:“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国际学生的缺乏和国际边界的关闭对酒店业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我在富丽宫度过了一段美好而又快乐的时光,我会怀念这里的。”
 
绝味佳肴之地
 
富丽宫位于悉尼CBD,已经营业39年了,主要是为当地社区的居民提供粤菜。
  
在他们宣布富丽宫即将关闭之后,悉尼人纷纷涌进该餐厅,都想在它关闭之前再好好品尝美味的粤式佳肴。
 
一些人甚至在富丽宫的标志性圆形招牌下拍照打卡留念,还把照片上传至社交媒体。

 
ABC甚至在脸书上发起一个活动,呼吁大家分享与富丽宫发生过的美好记忆,很多人也都纷纷回应。
 
“当电梯门打开时,我以为自己是回到了香港或者上海。整个餐厅的氛围都很好,店员们之间的配合十分流畅。”
 
“这里的东西完全抓住了我孩子的味蕾,他什么都想吃!这里还有最好吃的芒果煎饼。”
 
“富丽宫不要走,我们爱你!”

 
Marigold集团经理Connie Chung拒绝接受ABC的采访。她表示现在餐厅十分繁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Haymarket商会主席Simon Chan表示自己会经常带孩子去这家餐厅吃饭。
 
他说:“很多悉尼人都曾经和富丽宫有关一段回忆。”
 
“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餐厅门口有很多的人在排队,因为大家都想在它关门之前再留存多些回忆。”
 
“富丽宫就是头号百胜茶馆。”

 
很多人心中了不起的地方
 
Anita Setiawan表示自己21年前在这里举行的婚宴是她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她说:“当时我们接待了360位客人,新娘团就在一个精心制作的婚礼蛋糕旁跳舞。当时还有美味的鲍鱼和喝不完的酒。”
 
“感谢所有管理层和工作人员在我婚礼中作出的努力和支持。”
 
在那之后,富丽宫也成了Setiawan女士一家聚会的常去场所之一。

 
住在Lake Macquarie的Michelle Standret表示自己的儿子就是在这里学会了怎么使用筷子。
 
她说:“当时我们把筷子递给了他,然后他就开始设法使用,把食物送到自己的嘴里,但大多数都掉到了地板上,我们都看笑了。”

 
Standret女士表示自己只要来了唐人街,就都会去富丽宫购买自己最喜欢吃的猪肉馒头。
 
并不只有美味的食物
 
出生在广东的Yanping Zhang(音译:张艳萍)表示富丽宫是自己孩子体验广东文化的绝佳场所,因为这里很有广东的特色。
 
她的二儿子的满月宴就是在这里举办的。
 
根据中国的传统,一般在新生儿满月时都会举办满月宴,届时朋友和家人会会给婴儿赠送红包以表祝福。
 
张艳萍说:“我当时给我的儿子穿上了一件带有‘shumai’的衣服,这是一道招牌菜,我的很多朋友也都来参加这次宴会。”

 
除了家庭庆祝活动、聚会和婚礼之外,富丽宫也是一个受欢迎的政治集会场所。
 
Chan先生表示政治家们会通过在这里举行活动来显示他们对华人社区的尊重。
 
他说:“参加过他在富丽宫举办的社区活动的各政治派别的重量级人物包括Paul Keating、Penny Wong、Barry O’Farrell和Malcolm Turnbull。”
 
“Marigold是社区与不同人接触的桥梁,包括政治家。”


 
唐人街需要着眼于未来
 
尽管有社区的支持,富丽宫仍然无法在悉尼快速变化的餐饮界生存。
 
高级海鲜餐厅Golden Century的倒闭也值得大家的关注。
 
虽然有报道说有一个拯救计划,但该餐厅的未来仍然是一片迷茫。

 
随着流动率的加快和新冠病毒的持续压力,小餐馆面临的压力也和大企业差不多,甚至更加严重。
 
Rao先生正在考虑是否在富丽宫辞职之后转行。
 
Chan先生说表示富丽宫的关闭可能是唐人街的未来处于危险之中的标志,是对转型的巨大警醒。


他说:“一旦国际边界开放,生活恢复正常,我们需要让人们回来。我们需要有食物以外的东西。”
 
人们可以凭借丰富的文化遗产和城市的独特位置,举办更大规模的活动来吸引更多的人,并在疫情后时期复兴唐人街。
 
他表示文化是一个十分有利的方式。
 
编译:Eddie
来源:ABC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