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府资助变味!上演朝中有人好办事的讽刺一幕!

新州政府正在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以提供积极的社会、环境和娱乐成果,同时促进社区参与、包容和凝聚力。

自2009年以来,社区建设伙伴关系(CBP)项目已为16600多个项目提供了超过3.62亿澳元的资助。

然而,有媒体爆料,

在当地议员的支持下,

更多的资金正在被越来越多地拨给私立学校

私人高尔夫俱乐部。

CBP也是继此前有关新州2.52亿澳元的“Stronger Communities Fund”、1.77亿澳元的“山火救援基金”和联邦体育罗茨事件的爆料被曝光后,受到最新审查的政府赠款计划。

01

更多资金

流向私立学校


根据CBP计划,获得捐赠的资格是由州长和内阁成员组成的一个团队决定的,所获补助金随后由当地议员和两名公务员评定,然后由州长签署。

该项目在最初设定时会根据每个选区的社会经济状况进行加权的,让贫困地区的社区获得更多资金来帮助缓解困境

但这一权重在2017年被取消了!

而在对过去CBP拨款的数据分析发现,尤其是近年来私立学校获得的资金不断增多。

悉尼最富有的学校都获得了CBP资助,
2020年有近100万澳元的资金流向了私立学校,
远高于2009年工党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推出该计划时的17万澳元

根据MySchool公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收入达到了8800万澳元,成为新州第三富的学校 

Scots College

2020年因为“遮阳建筑”项目

从CBP获得了30000澳元资助

Rockdale选区的一所天主教学校,

因“美化学校操场”获得了57100澳元;

(一部分获得资助的机构

悉尼另一所天主教学校

因“学校电子标牌”项目获得了29719澳元;

(一部分获得资助的机构

2015年,Kincoppal Rose Bay 

因太阳能电池板项目获得了25000澳元。

02

议员被爆

给有关系的机构批钱


很多新州议员本身是获得资金扶持的俱乐部的成员或者校友等。

例如Drummoyne议员John Sidoti 是Massey Park 高尔夫俱乐部成员,他为该俱乐部批准了53000澳元的赠款。

这包括“练习场”赠款(15000澳元),支持安全、救援多功能车(13000澳元),并在2007年推出“电子标志”(250000澳元)。

他表示,自己声明了和其利益冲突关系。

“我每年去俱乐部几次,但我不是董事会或者委员会的成员,也不参加年度股东大会投票。”

“Drummoyne选区有三家高尔夫俱乐部,他们都通过该计划获得了项目资金。”

Maroubra Labor 议员 Michael Daley则在2020年为Coast高尔夫俱乐部“男性公共厕所进行升级”项目拨款了1万澳元。

去年,他还为私人高尔夫俱乐部Bonnie Doon批准2.5万澳,用于在球场上修建“全能厕所”。

新州财务部长、Oakhill College校友Dominic Perrottet 批准了向他就读的私立学校提供了一年的资助:

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总计拨款5.3万澳元,

用于建设新的板球网和残疾人进入运动场的通道。

2017年,这所学校还从前Epping议员那里获得了5.5万澳元的资金

Perrottet的办公室表示,他也公开了利益冲突声明。

Mulgoa地区的自由党议员 Tanya Davies则支持Thomas Hassall Anglican College 去年获得了92338澳元,用于建设“田径区”和“可补充水站”。

Davies表示,她每年都试图为选区中的至少一所学校提供资金,“今年Thomas Hassall Anglican College是唯一申请资金的学校”。

去年,在Mulgoa,有8个机构申请资金失败,其中6个因为其项目在其他年份都获得了CBP的资助,另外两个则因其项目则规划存在问题。

03

民众:没有公平所言


Auburn 工党议员Linda Voltz表示,所有政府资助项目都“令人沮丧”,而它们的管理方式“更令人沮丧”,富裕的学校和俱乐部获得了用于兴建豪华设施,而悉尼西区最需要基本设备的社区却缺乏支持。

“非常需要资助的机构得不到资助,而Rose Bay 的Kincoppal 却能得到资助,这太荒谬了。”

“CBP 是议员们是可以通过影响力直接将资金带入其社区的地方,如果他们想将给某些机构资助,只需要给予更高评级就可。”

这也引起了一些家长严重不满!

来自公校的一位妈妈说:“还记得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公校连洗手液都是限量配给的,学生被告知用量要少一些。”

“再看看这些资金被用于升级本就豪华的设施,我真的为普通家庭孩子感到心酸。”

另一位家长直言道,令人惊讶的是公众一直在忍受它。

所谓公平竞争的先兆只是一种幻想。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内阁成员中有多少人接受过公共教育?

澳洲前总理Tony Abbott所所率领的内阁成员为例,

约82%的官员都是私校出身!

详情点击:澳洲公校学生纷纷7年级转私校!入学竞争更加激烈…原因大曝光!

这位家长还说道:“上至联邦政府下至州政府向拥有射击场、世界级游泳池和奥林匹克标准体育场馆的私立学校每年都提供数百万澳元纳税人的资金,而公立学校甚至连最基本的设施都匮乏。”

“他们是在通过高收费的私立学校来巩固他们的优势,进而维护其统治利益,形成一个‘贵族’阶层。”

不少人直呼,真相太残酷了!

(内容来源SMH,部分图片及内容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