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校“白人特权”种族教育遭保守派反对!被批向学生灌输极端主义,破坏纯真童年!

新州教育部门提供的官方教案正通过棋盘游戏教导学童有关“白人特权”,并声称每个人都有“无意识的偏见”。

却遭到保守派智囊团谴责,他们认为这是变相向孩子们灌输极端的种族主义理论,从而进一步憎恨澳大利亚。

01

新州种族教育网站


新州教育厅运营的一个名为“Racism No Way”的网站,提供了反对种族主义的课程计划

官方网站指出“解决您的无意识偏见的第一步是要承认每个人都有偏见”

其中一个是名为“privilege for sale”课程教学游戏,是为9和10年级学生设计的,旨在让他们理解“特权和压迫”。

在这活动中,教室里的孩子们被分成了几个小组,让他们想象生活在一个没有任何特权的世界里。

然后,老师会分发“钱”,每个小组都会得到打印出来的假钞票,金额从300澳元到1400澳元不等。

与此同时,他们还会得到一个列有特权的单子,根据得到的金额讨论并决定从老师那里购买哪些特权,并说出原因。

这个教案解释说:“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是一次全新的经历,因为他们从未想过这样的特权,也从未想过有这样的列表形式。”

“有时这可能会引发一些令人沮丧的行为,因为有些孩子意识到不会有拥有和其他人一样多的特权。”

“这还会深深触动一些人,因为他们从未想过自己拥有的所有特权。还会有人可能会因为把特权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感到羞愧。”

还有一个单独教学计划,学生们观看一个名为“You don’t have to be racist tohave white privilege” 的美国视频,概述了“白人本身得到的特权”。

该材料还指出“特权对我们拥有这些特权的人来说是无形的,只有识别出固有的特权,并拒绝它们,这样才不会继续强化目前的社会等级制度。”

在看完有关白人特权的视频后,孩子们必须回答有关原住民社区的问题,以及不同群体的待遇是否与他们的“肤色”有关。

02

遭保守派攻击


该网站的内容遭到了保守派智囊团的抨击,称其制造了“迷你社会正义活动人士,长大后会憎恨澳大利亚,因为他们认为澳大利亚是种族主义国家”。

倡导从学校课程中移除政治的一位议员Mark Latham说,诸如白人特权和无意识偏见等“政治巫毒理论”不仅让孩子们感到困惑,而且破坏了他们纯真的童年。

“参观悉尼的公共住房,你同样可以看到处境相当绝望的白人。”

“无意识的偏见就像是中世纪的迷信。”

公共事务研究所西方文明研究员Bella d’Abrera博士说,教育白人特权的“错误观念”本身就是属于“极端种族主义”。因为它告诉白人孩子,因为他们肤色,所以他们是坏人!

她指出,4岁的孩子不应该被灌输激进的种族理论,告诉他们白人是种族主义者,澳大利亚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

“孩子们需要由老师教授基本的读写和算数知识,而不是变成迷你的社会正义活动家,长大后憎恨澳大利亚,因为他们认为澳大利亚是种族主义国家。”

她呼吁关闭网站,并要求新州教育部长“尽她所能保护孩子们免受这些垃圾的伤害”

03

澳洲校园

是否存在种族主义呢?


而根据澳大利亚家庭研究所周二公布的一项新研究调查了1万名12岁及12岁以上的儿童,结果发现

三分之一

14岁至17岁的青少年经历过歧视。

由体型或者外貌而引起的歧视最为常见;

其次就是种族和性别歧视;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Tracy Evans-Whipp说:“我们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是否因为体型或者外貌、种族、宗族信仰、性别、残疾而受到过不公平或者不友好的对待?”

在家说非英语的青少年,

以及父母在海外出生的孩子受到的种族歧视最为严重,

这些群体中约有三分之一的青少年受到种族歧视。

Evans-Whipp说,不管是何种类型的歧视,都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造成破坏性影响。

以身体歧视为例,在经历了众多身体歧视的青少年中,

有三分二的人出现了抑郁症在,

约一半的人出现了高度焦虑

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自残或者企图自杀;

而事实上,几乎有一半遭受歧视的青少年都经历了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歧视。他们自杀和自残率是未遭受歧视青少年的4倍。

在此期间,经历身体和种族歧视或者其它双重歧视的青少年中,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其他孩子的2倍,而出现焦虑症的可能性也是其2倍。

Evans-Whipp,解决歧视问题需要两个层面的关注。首先就是实施课程,教孩子们尊重人际关系并支持他们的朋友,当他们看到不良行为时不要成为旁观者。

此外还涉及多样性和差异容忍度的教学,学校固然重要,社区和家长也要行动起来。

这和前面呼吁禁止在学校开展教育种族主义的做法截然相反。

这不由地让人想起了美国民权进步运动宣扬的一句话:

“当你习惯了特权,平等就如同压迫”!

也就是说,当你拥有了这些特权,哪怕只是向平等迈进一步,你都下意识地要打断,并弯曲那些非关你的话,对话中只着重自己的脆弱,声称遭到了欺辱,进而挑出同意你种族立场的梯子下端者为例,为自己抗辩。

这完美验证了那个保守派的所作所为。

一位作家曾这样写道:讨论社会结构不平等绝不是对任何人的人生攻击,你可能会觉得不舒服,而这种不适正是那些于你之下的族群所经历的日常。

“请别告你的孩子,种族歧视无关紧要。”

“只有承认了从出生那一刻起身体长什么样子,才肯定会对未来所影响。学会针对敏感性课题展开坐立不安的对话才会从中有所得。”

(内容来news.com.au部分图片内容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